<output id="3xx3t"><dfn id="3xx3t"></dfn></output>
    <track id="3xx3t"><strike id="3xx3t"><rp id="3xx3t"></rp></strike></track>

    <noframes id="3xx3t">

    <big id="3xx3t"><ruby id="3xx3t"></ruby></big>
    首頁 > 要聞 > 正文

    江蘇陽光“三無”跨界遭監管閃電問詢 220億跨界光伏引發質疑

    2022-04-25 08:54:48來源:長江商報  

    陸克平又有非常之舉,讓市場震驚。

    被譽為“毛紡巨子”的陸克平縱橫資本市場二十余年,曾實際控制江蘇陽光(600220.SH)、海潤光伏(已退市”,600401.SH)和四環生物(000518.SZ)三家A股公司,打造了陽光系帝國。但是,危機和非議一直伴隨著陸克平這個資本玩家。

    4月22日,江蘇陽光發布公告稱,擬投資200億元,在包頭市九原工業園區建設10萬噸多晶硅等光伏產業項目。

    而在今年3月,江蘇陽光也曾公告稱,擬投資20億元在內蒙古烏拉特前旗設立子公司,進軍光伏領域。

    短短一個多月,江蘇陽光拋出合計高達220億元的投資項目。然而,截至2021年9月底,公司賬面貨幣資金只有4.2億元。江蘇陽光身處毛紡、電汽行業,跨界光伏沒有任何基礎。

    無資金、無技術、無人員,江蘇陽光的“三無”跨界,引發市場對其“畫餅”質疑。上交所連夜下發問詢函,追問220億元投資的可實現性、決策是否審慎。

    220億跨界光伏引發質疑

   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,這句話來定義江蘇陽光毫不為過。只不過這個一鳴驚人,并非褒獎。

    今年4月22日晚間,江蘇陽光拋出重磅投資計劃,根據公告,4月21日與包頭市人民政府、包頭市九原區人民政府簽訂了《投資合作協議》。為搶抓經濟高質量發展新機遇,推動現代裝備制造業創新發展,做強做優光伏裝備制造產業,經深入洽談,江蘇陽光擬在包頭市投資建設光伏新能源全產業鏈項目。

    具體內容為,公司擬在包頭市九原工業園區建設10萬噸多晶硅、10GW單晶拉棒(包括切片)、10GW電池片及組件項目,同時建設10GW光伏電站項目,總投資約200億元,這200億元并不包含10GW光伏電站項目建設所需的投資。

    公告顯示,多晶硅、拉棒、切片、電池片、組件項目位于包頭市九原區工業園區,總建設用地面積約2000畝。

    根據協議,包頭市政府將支持上述項目列為自治區級,市級重點項目;九原區政府將推薦江蘇陽光申報“綠色通道”,項目如通過評審,享受“綠色通道”服務。江蘇陽光承諾在項目具備開工條件30日內開工建設,并支持包頭市政府完善光伏上下游產業鏈,協助引進裝備制造等相關配套項目。

    江蘇陽光所屬行業為紡織制造業,有子公司涉及熱電行業,因此,公司主要從事呢絨面料和電汽的生產和銷售。本次公告的投資項目屬于光伏新能源領域,這意味著公司正在籌劃推進產業跨界。

    事實上,江蘇陽光在今年3月8日晚間公告稱,擬投資20億元在烏拉特前旗設立子公司,進軍光伏。

    江蘇陽光不到兩個月時間,兩筆大規模投資合計達220億元,足夠驚人。

    截至目前,江蘇陽光尚未披露2021年度業績預告、業績快報、正式年報,暫不知曉其2021年底的財務狀況。去年9月底,公司賬面貨幣資金僅為4.20億元,對應的短期債務高達20.01億元。這足以說明,公司自身還債較為困難。

    此外,截至去年三季度末,江蘇陽光總資產也只有47.28億元,220億元投資是其總資產的4.65倍。

    顯然,從資金方面看,江蘇陽光是無力推進上述項目建設。

    江蘇陽光亦坦承,投資額遠高于目前公司賬面資金水平,可能會對公司現金流造成壓力,公司將統籌資金安排。目前籌資計劃暫未明確,存在因為資金籌措影響項目的投資金額、建設進度、變更、終止等風險。

    盲目追“光”或為拉升股價

    不僅僅是資金問題,江蘇陽光籌劃本次產業轉型還有不少不利因素。

    去年12月及今年3月,江蘇陽光及控股股東陽光集團是打算在烏拉特前旗投建光伏項目,而今年4月,江蘇陽光的220億元光伏項目卻落地九原市。

    如果兩個項目均同時推進,不僅僅是對江蘇陽光的資金產生壓力,且對技術儲備、人員等提出了更高的挑戰。

    事實上,江蘇陽光本次投資是屬于首次試水跨界,既無技術儲備也無人員,再加上沒有資金,屬于典型的“三無”跨界。

    當然,江蘇陽光也有產業轉型需求。自1999年上市以來,長達23年時間,公司實現的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(簡稱凈利潤)累計數僅為7.42億元(不含2021年四季度凈利潤),2021年,市場形勢向好,前三季度,公司凈利潤同比暴增777.24%,但凈利潤仍然只有0.68億元。

    不過,從上述跨界轉型動作來看,江蘇陽光較為盲目且激進。

    業內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,在碳中和、碳達峰的背景下,光伏行業政策利好不斷,但是,隨著大量資本涌入,行業競爭將變得日趨激烈。此外,即便是在光伏行業,2021年,整個產業鏈條上的利潤分布也不均衡,上游硅料價格大漲,硅片、組件及電池也跟著漲價,但受此影響,下游的光伏搶裝潮并未出現,部分企業經營業績大變臉。比如,2021年,逆變器之王陽光電源業績大幅下降,主營電池片、組件、封裝膠膜的東方日升陷入虧損。

    目前,包括行業龍頭隆基股份、中環股份等在內的光伏企業在大舉擴產單晶硅片、組件等,未來,行業可能會出現產能過剩。作為一家“三無”此時進軍光伏,暗藏的風險不言而喻。

    上交所在問詢函中追問,3月8日公告的設立子公司事項相關進展,包括已投資金額、項目建設可行性研究進展、人員安排、技術開發或外購安排及推進情況、項目涉及的行政審批進度等;公司“三無”跨界的主要考慮,管理層決策過程是否審慎;說明200億元建設光伏全產業鏈的可實現性和投資風險;公司籌資安排是否具有可實現性,是否存在資金提供意向方;與控股股東陽光集團之間是否存在同業競爭等。

    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,今年3月,江蘇陽光宣布擬投資20億元設立公司進軍光伏之時,公司股價大幅上漲,從2.70元/股漲至最高4.38元/股,漲幅為62.22%。近期,股價有所回落,4月22日收報3.18元/股。

    去年三季報顯示,陽光集團所持江蘇陽光的股權質押率約為85.80%。此外,陸克平之妻郁琴芬所持股權全部被質押,一致行動人孫寧玲的質押率也為100%,一致行動人陳麗芬所持股權也存在被抵押現象。

    標簽: 毛紡巨子 資本市場 江蘇陽光 海潤光伏

    相關閱讀

    精彩推薦

    相關詞

    推薦閱讀

    乌克兰一级A片大全免费
    <output id="3xx3t"><dfn id="3xx3t"></dfn></output>
      <track id="3xx3t"><strike id="3xx3t"><rp id="3xx3t"></rp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<noframes id="3xx3t">

      <big id="3xx3t"><ruby id="3xx3t"></ruby></big>